渐霜风凄紧,关河冷落,残照当楼。
是处红衰翠减,苒苒物华休。
唯有长江水,无语东流。

评论

© 爱笑的眼睛 | Powered by LOFTER